皇冠 [分享]牵一头小牛,把人造岩石吃成度假小屋

皇冠 报导:
标签: 大体积混凝土 度假小屋 行业动态 建筑材料 建筑可以由自然来建造吗?植物和动物也可以创造空间? 来自西班牙的事务所Ensamble Studio试图去寻找过这个问题的答案。 他们找来一头名为Paulina的小牛,共同完成了这个实验性项目——The Truffle 松露小屋(2010)——死亡海岸上的度假小屋。 △小牛Paulina △(左)Antón García-Abril  (右)Débora Mesa Ensamble Studio是一个成立于2000年的跨职能团队,由建筑师Antón García-Abril和Débora Mesa领导,致力于实验性空间的创造,试图在想象力与现实,艺术与科学之间取得平衡。 由大自然建造的建筑? 如何去“建造”一块岩石? “The Truffle is a piece of nature built with earth, full of air.”  设计师如此描述松露小屋:它是由大地建造,用空气填满的自然的一部分。 为了建造这个岩石的空间,它在结构上模仿了矿物形成的过程,使之符合自然规律。这也可以被看做是一种伪装,存在于大地之上又与之融为一体。 团队首先在地面上挖出一个大坑,并将挖出的泥土在周围堆积,在没有利用其它机械的情况下,就自然形成了一个堤坝。 之后,浸湿土地以及泥土的堤坝使它更为稳固,利用干草垛打造出建筑的体量,逐层浇筑混凝土。泥土支撑着混凝土,混凝土又包围着干草垛。 随着时间的推移,将泥土移开,便得到了这个无法预料的不规则空间。 △平面图(每30公分一层) 混凝土因其流体压力形成了如矿物质一般的自然纹理。设计团队用采矿机器进行了进一步的切割调整,切出干草填充的空间的同时,小屋拥有了门和窗。  最后,小牛Paulina登场了。内部空间的50立方米干草垛供它在接下来的一年享用。Paulina也的确在这里生活了一整年,吃空了内部,直到成年后才离开,体重300公斤。 作为动物生活环境的这块人造岩石,也终于出现了空间,恢复了建筑条件。 松露小屋内部简约,是一整个开放式的空间,其中一张双人床,壁炉和浴室已经在建造时嵌入墙体。 夏季,厚实的混凝土外墙和天然的石材表皮,使内部空间免受西班牙阳光暴晒带来的炎热。 因为大体积混凝土的压力,内部的干草垛被挤压,形成了特殊的纹理,也更加接近天然的岩石。 而这种墙壁的粗糙比例,和窗外的海平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加上小空间的包裹感,看起来感觉可以直达大西洋。 令人心动的对比和冲突 不得不说,松露小屋是一个富有张力的项目。 混凝土和泥土融合了彼此的特性。泥土为混凝土创造了纹理和颜色,形态和本质,混凝土则给予泥土强度和内部的结构性。 建筑师如此说:”So what we had created was not yet architecture, we had fabricated a stone.” (所以我们建造的并不是一座建筑,而是一块真正的岩石)。 外部的无定型、粗糙纹理和强烈而光滑的切口也是一个冲突的亮点。 进一步把镜头拉远,作为平滑地平线上唯一的高点,映衬在树林之间,有隐藏也有凸显。 Ensamble Studio的松露小屋,不仅尝试了更自然地建造,在过程中引入植物和动物;利用了材料的复杂性,未加固的大体积混凝土提供小规模建筑空间;也引发了一些可以进一步思考的议题:自然和建筑的边界性,建造的闲适性。 用如此回归自然的方式建造一块岩石般的建筑,一个冥想的空间,作为小牛一年的成长家园,不赶工期,去工业化,是不是更呼应了度假这个项目功能呢? 建造过程剖面图示  站在巨人的肩膀上  为了打造舒适的内部空间,设计师利用了勒·柯布西耶(Le Corbusier)的空间比例量化标准。 △松露小屋 剖面图 在设计马赛公寓的时候,柯布西耶以达芬奇的黄金分割理论为基础,利用男子身体各部位的比例为标尺,发展出一套确定建筑各处尺寸的规范方法,并在1948年出版的《模度》一书中发表了他的研究成果。 这标志着建筑史上的一个重大进步:它让我们留意到了建筑空间和人体之间的不平衡关系。以这套标准为基石,建筑师们不断探索着空间的视觉和谐感以及标准化的设立和更新。 是模型还是建筑? 松露小屋的建造方法还有另一个特殊之处,就是把平常常用于比例模型制作的方法直接用于实体建筑——倒模。 而很妙的是,不同于制作模型,流体材质倒模之后得到的部分是正模,设计师反其道而行之,先用干草垛垒出空间,灌入的流体(混凝土)才是建筑本身,而且是由自然决定的倒置景观。 Ensamble Studio还用类似的方法制作了美国黄石公园的一系列景观装置(2016),作为大型户外雕塑和音乐表演场所使用。同样要重点处理装置艺术和自然环境的关系,更大的挑战是,装置还需要和现存的畜牧场共存。 沿袭了之前的设计理念,制造自然的一部分以融于其中,景观装置最终回归景观。 这组装置群演绎了地质转变的过程:侵蚀-风化-结晶-变质,和整片土地产生共鸣,广袤,粗犷,平静和神奇的孤独感放大了场地的价值。 谈到倒模的方法做建筑,Ensamble Studio不是独一家。 卒姆托(Peter Zumthor)在德国建造的Bruder-Klaus教堂(2005-2007)就是一个经典案例。 最初顶棚由112根树干支撑成帐篷状,混凝土以50公分为单位厚度围绕着该结构逐层浇筑,24层混凝土固定完成之后,木框顶棚被点燃,树干从混凝土上剥落,留下了这个只有焦黑和木纹表皮的内部空间。 外部则正相反,是极简主义的五棱锥无窗塔式建筑,采用光滑的表皮。 教堂的顶部有个天眼窗口,雨水和阳光都会从这里穿透进来,内部空间的环境和气氛也随之改变。而人在其中,静默,冥想,祈祷,想来也因此,这是迄今为止最引人注目的宗教建筑之一。 取之自然,融于自然 石上纯也(Junya Ishigami)正在进行的项目house&restaurant也是,在场地下挖泥土,保留预设的室内空间的部分,填充混凝土得到一个山洞形空间。 混凝土岩石表面在每个位置都有不同的外观,增加了空间的丰富度。进入餐厅的游客移步异景,忘记时间得交谈,享受食物,是设计师的理念初衷。 客户希望空间能有一种陈旧感,老酒窖的氛围,石上纯也想到了岩石,岩石的多样性和复杂性让他着迷。 “自由地思考建筑” 一直是石上纯也的追求。 “尽可能灵活,广泛,巧妙地扩展我对建筑的看法,超越对建筑的刻板印象…” 不同的场地条件,不同的客户,不同的时期,不同的功能,建筑师如何给人们提供更多的选择,来探索更丰富的生活方式;建筑如何与环境/自然融为一体;如何拓展建筑的边界…… 可能不断地发问才是做建筑应有的方式。 参考文献: 1/松露小屋事务所主页 https://www.ensamble.info/thetruffle 2/松露小屋 ArchDaily https://www.archdaily.com/57367/the-truffle-ensamble-estudio?ad_source=search&ad_medium=search_result_all 3/柯布西耶 模度 http://www.archdaily.cn/cn/906567/ke-bu-xi-ye-number-syck-mergekey-0x0000000d76e6b8-mo-du-zhong-su-tuo-gui-de-ren-ti-yu-jian-zhu-guan-xi 4/美国黄石公园景观 ArchDaily http://www.archdaily.cn/cn/791022/structures-of-landscape-ensamble-studio?ad_name=article_cn_redirect=popup 5/蒙大拿艺术中心 https://tippetrise.org/news/announcing-season-four-at-tippet-rise 6/卒姆托教堂 维基百科https://de.wikipedia.org/wiki/Bruder-Klaus-Feldkapelle_(Wachendorf) 7/石上纯也餐厅 事务所主页https://afasiaarchzine.com/2020/07/junya-ishigami-37/ 8/石上纯也采访 http://www.archdaily.cn/cn/905340/jian-zhu-jin-you-xiang-xiang-huan-yuan-yuan-bu-gou-fang-tan-shi-shang-chun-ye 图片来自网络